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回复 2

806

主题

821

帖子

3518

积分

管理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3518
美国大战略已败:绝地反击或致中国中级金融动荡[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0-16 00:2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结者技术+超强政府:最后“自杀牛”或永别“大繁荣”(下篇)
中美长期竞争天平正向中国倾斜
中国超级管制政府正试图抹平房地产周期,它能做得到吗?
效果已经初步显现:各地大幅减少土地供应;北京、上海等城市已经开始示范,将出租房用地供应占比提高到1/3(变相又减少了商品房土地供应),已将全国新房库存降低到了常规3个月的低水平;在需求端则实施了人类城市史上空前严厉的限购措施,已使房地产交易活跃度降至冰点,买卖均不活跃的结果是房地产的流动性被大大抑制,乃至“冰冻”起来——需求购买力弱,房价自然涨不起来,供给大幅减少,房价也很难下跌;同时减少供地推高单价土地财政又不会降低。政府的这种超级管制力令西方国家望尘莫及。其本质上是将锁定在楼市泡沫中的人民币变成了缺乏交易流动性的“劣等货币”,将楼市资本投机的“成果”给冰冻起来,看得到吃不着,丧失了未来把握新机遇的价值。
那么,如此“冰冻”能长期持续下去吗?在这种超强管制的游戏规则下,这个冰冻楼市泡沫破灭最后可能实现的方式是购房者大面积断供,而将房产抵押给法院,由法院拍卖,而法院拍卖一般都是5折起,这会带动房价的大跌。不过,超级政府仍有办法弥补这个破绽,即若唯一自住房断供,政府可能会将“原房主”转为“租房者”,其缴纳租金仍居住在原房屋中,倘若租金不足以弥补该房屋利息的部分,由政府专项基金补贴给银行,以避免银行房贷资产泡沫的破灭。
从宏观而言,中国楼市泡沫是否破灭、冰冻楼市泡沫是否失败?主要看三个诱因:一是中国继续大规模低效投资,使民间财富更加枯竭,政府、银行、企业和家庭负债累累,最后无法维持,最终引发债务崩溃;二是资本大规模外流,导致外汇储备枯竭,人民币价格大跌;三是国际石油、粮食危机爆发,与人民币贬值叠加,在国内引发严重的恶性通胀,使得央行不敢再印钞弥补债务黑洞,最后引发金融危机。这三者中,政府低效投资黑洞是原生的“火药桶”,外储枯竭、石油粮食危机可谓“导火索”。
不过超级政府已在采取有力行动弥补短板。2016年后,中国已经意识到外储一度快速下降的巨大隐患,并采取越来越严厉的措施限制资本外流,包括严厉打击地下钱庄——使中国民间大额资本无法外流、限制管制居民合法换汇和震慑特权企业海外大规模投资等,这已经取得一定效果。20172-8月外汇储备已7个月连升,而外汇占款也在8月份首次转降为升。
与此同时,习总从2015年初开始强力推进石油战略储备后,中国石油战略储备已经由2014年的约22天增加到了目前约60-70天。中国海军实力也迅速增强,护航编队对中东到南海航线保护已经常态化,美国赤裸裸武力中断中国石油运输线的可能开始下降。但中国粮食危机的隐患尚未得到扭转,特别是最近十五部委发文推动乙醇汽油2020年全覆盖,显然不是好消息——它要么是因为中国库存玉米出现相当比例霉变,人畜已难食用,只能生产乙醇汽油;要么意味着在中国粮食缺口在已经接近20%的情况下,鼓励汽车与人争粮,则是火上浇油。
而从根本上化解中国债务危机的根本出路还在于极大地降低政府成本。据我们测算,即便不考虑中国政府乱收费和官员灰色收入等非法收入,2015年中国国民的政府负担程度是美国的2.76倍(注1),因为美国要养活世界上最庞大昂贵的军队,它的居民负担已经是西方国家最高的。中国这种沉重成本除了政府本身运转的庞大费用外,更消耗在低效大规模投资,特别是在基建上。而今随着中中东部开发基本完成,西部大开发和“一带一路”的投资效率难免更低,这个黑洞仍在继续扩大。这正是中国超级政府的负面性。即中国经济金融危机的最大隐患是政府太贵、投资效率太低!要真正化解债务危机,释放民间活力,提高流动性效率,重构供给与消费的平衡,都必须从这个源头来解决。
随着即将召开的十九大上习总政治权威势必得到进一步巩固,如果最高领导和执政党能够清醒认识到这个问题,是有能力降低这个成本的,进而推动全面的行政体制改革。然而现实的主要阻力恰恰来自于思维和习性的路径依赖:1.对政府超强动员能力的迷恋;2.以投资证明政府作为的传统;3.对“一带一路”和国际荣耀的虚荣超过了政府执行能力。即主要不是有没有动员能力、方式方法来改革,而是能否真的意识到这才是未来长治久安的真正最大隐患,想不想改,有没有决心和动力变革!即中国政府未来最重要的课题是——如何在保持超级动员力的同时,使成本大幅降低、效率大为提高。
在试图冻结楼市泡沫避免经济大萧条的同时,中国正试图推动新技术革命,以使得中国在未来世界大国竞争中领先。这包括20177月全国金融会议确定的“金融服务实业”原则;通过雄安模式以破解高价房对科技创新的压抑;鼓励高新科技企业直接融资,以打造多个中国硅谷,从而实现大规模的高新科技产品进口替代,乃至形成全球领先的竞争优势。这显然是一个高明的策略。
在科技创造力方面,中国人虽然曾落后西方现代化二三百年,但毕竟中国人大脑有着人类最悠久持续文明的开化,极其聪明,特别善于学习,加上特别勤奋的基因,随着1990年代中后期台海危机刺激了解放军科技奋起直追,2008年中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中国人爆发出了赶超西方先进技术的惊人速度,而今充满活力的中国为这种创新创造提高了良好氛围。仅举几个例子就足以证明:1997年美国第四代战机F22首飞,解放军望尘莫及,即便对第三代的F15也仅有羡慕的份;而今中国已经成为美国之后第二个同时开发两款第四代战机(J20J31)的国家,其中J20已经列装开始挑战F22。中国在飞机发动机和大飞机也在加速追赶美国;解放军海军进步更是惊人,已下水的055型导弹驱逐舰已全面赶上乃至超越美军,正成为全球最先进的导弹驱逐舰;中国已经拥有了世界最快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它的芯片是中国自造;华为970芯片集成的寒武纪芯片是全球第一颗AI(人工智能)芯片,这也使得华为970芯片成为全球首个AI手机芯片;在太空技术和量子卫星等领域,中国已经超越了美国……
QQ图片20171015211357.png
                              
2017628 世界最先进导弹驱逐舰——中国055型首舰下水     
因此,仅从科技、经济的长期竞争来看,在中美之间,其天平正在向中国倾斜,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的优势将会更加明显,即从中美长期战略竞争角度看,美国败局基本已定这会为中国经济提供新支撑和动力,比如5-10年内,中国的芯片相当可能实现全面进口替代,则将减少超过万亿元人民币的进口;中国民用飞机、机器人等尖端制造设备大部分也将实现进口替代,而中国高新科技产品出口创汇也将增加,中国由此每年将增加超过2万亿元的外汇收入(或减少外汇损耗),将会重新充实人民币币值。
即从中美未来长期高新科技竞争的角度而言,虽然目前美国仍然总体拥有领先优势,然而特朗普复兴美国制造业的战略却主要着眼于传统产业,比如钢铁业等;大规模基建是想更新美国在20世纪初所形成的老旧交通体系。而中国已经在传统制造业总规模上超过美国,大规模基建已基本完成,如今正将重心集中到了高新科技上。特朗普内阁充满了传统产业、年龄偏大的老板,他们对高新科技没多少感觉。特朗普限制移民政策虽然短期有利于美国就业岗位避免移民冲击,但它必然对美国争夺全球创新人才造成冲击。特朗普的“美国至上”价值观也与高新科技的“全球主义”利益立场格格不入,这也是硅谷企业领袖们不约而同地抨击特朗普的原因。最近,在美国硅谷从事半导体行业20多年,个人拥有60多项专利,曾被美国誉为“硅谷最有成就的华人之一”的尹志尧回国故事曝光,就是中美高科技人才争夺战的标志性事件。
此外,美国本届政府内阁超级混乱,已成美国短期的最大软肋。美国真正的统治者——犹太-盎格鲁萨克逊资本寡头集团在犹豫再三之后,最终选择特朗普当总统(当然经过了民主选举的程序),正是看中了他蛮横无理、敢作敢当的性格,以打破美国政府建制派的政客官僚主义,然而这位毫无政治斡旋经验的总统,在激烈选举过程中恨透了希拉里所代表的“建制派”。因此,他在组阁中将“建制派”踢到一边,而将一大批老板和CEO组成了内阁,但这些人都很有主见,说一不二,大多抱着不要工资为美国贡献的骄傲心理,相互之间缺乏磨合的耐心和隐忍。再加上“全球主义”与“美国至上”的价值观的冲突,这使得本届美国政府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为混乱、最为分裂的政府,而现在这种简单粗暴也正影响着美国政府与国会、美联储的合作。
QQ图片20171015211439.png
图为2017128日特朗普在白宫接听普京电话,现在除了他和副总统彭斯外,其它四人均已离职
   
特朗普新政的困境正集中表现在他同时想实现大规模减税、大规模基建投资、宽松货币政策低利率、医改等多个目标,而这些目标恰恰是自相矛盾的,还受到美国政府债务上限的限制。于是,这让政府与国会的博弈异常复杂,导致特朗普上任8个月后仍然毫无实质进展。即便特朗普同时实现了这些目标,也势必使美国的债务急剧扩张,美国不得不彻底撕下债务上限——美元的这块最后“遮羞布”。这会沉重打击国际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
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想复兴美国制造业,他同时还想复兴美国就业。然而,在这个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机器人急速升级的时代,美国要想使制造业拥有国际竞争力,必须大规模使用这些新技术,而这意味着在未来十年内美国将减少30-50%、甚至更多的就业岗位。这将远远超过美国重建制造业体系、限制移民能够获得的新就业岗位。
面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加速替代人类劳动的未来,中国的承受力将会超过美国。因为中国过去一二十年来兴盛的网络游戏+视频女+网络订餐,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主动退出就业,成为宅男宅女的“啃老族”。他们由此对社会资源占用最小化,且孤立成社会原子,不可能再造成社会动荡;但美国则不同,美国人,特别是美国中老年白人普遍怀恋那个1960-1990的黄金幸福年代,他们想要工作以养活家人;美国年轻人精力充沛、独立叛逆性强,他们容易拥有枪支,加上种族冲突,在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机器人不断扩大贫富分化的情况下,美国内部社会稳定压力会越来越大,美国甚至已经潜伏了较为严重的国家分裂的隐患。
即从未来10-20年的长期观察,中美战略竞争的天平必将向中国倾斜,未来中短期的悬念是中国能否大幅降低政府成本,较快恢复债务平衡;另一方面,则是特朗普会不会发疯,利用现在美国的独特优势,利用地缘政治危机对中国进行冲击。
            
高新科技竞争的垄断排他性将激化大国矛盾
对“终结者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殊死博弈正将人类文明带入最危险时期——最容易舟覆人亡的湍急河段。
与传统产业虽然一般形成数家企业的相对垄断不同,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机器人的产业集中度、垄断度会更高。移动互联已使世界变得超级平坦,这使得“赢家通吃”的情况更加突出。比如腾讯对于微信的垄断,是别人很难撼动的;中国打车软件在3-5年的竞争后,目前已经被滴滴打车所垄断。
在不远的未来社会,人工智能(智慧云)将成为世界“大脑”、移动互联(5G等)将成为“神经系统”、机器人将会成为“四肢”。如果说机器人、移动互联类公司还能有两家或数家竞争的话,那么超级人工智能的“大脑”最后必然只有一个,即当超级人工智能具备了自我学习能力,它将以几何级速度升级能力(正如AlphaGoMaster在围棋上所表现的惊人进步速度),相互竞争“王者”地位,较弱的人工智能将会被驯服,最后只能有一个最高统治者,这个“人工智能王”才是最后通吃的“赢家”。倘若这个“人工智能王”仍愿意臣服于发明它的主人,那么这个主人相当大概率将成为未来人类社会的“世界王”,他所在的组织和国家将成为唯一的赢家。
换言之,在未来10-20年人工智能的全球竞争中,将只有一个赢家,输掉这场竞赛者将沦为二、三流国家,换言之,这场竞争的最终赢家将成为未来世界的领导国家。
现在有资格参与这场竞争的国家主要有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德国是最早提出工业4.0的,但那更多局限在机器人上;美国最早在人工智能方面率先做出突破的,这就是谷歌收购的DeepMind(它原是一家英国创新公司),它发明的AlphaGo(后升级更名为Master)先后战胜了人类顶尖围棋高手李世石和柯杰,点燃了人工智能的井喷时代。其它参与者还有Facebook、亚马逊、twitter等,微软和IBM仍试图参与,然已廉颇老矣;日本则以孙正义的1000亿美元的投资为代表,试图紧追直上,他已收购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尽管在3年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中国会参与这场最前沿科技的竞争,但现在华为以5G通讯技术标准制定+全球第三的手机用户群已经成为重要竞争者,腾讯也正携其技术优势和微信大数据成为重要参与者。百度、阿里巴巴作为外资控股的中国企业也开始参与竞争,但马云不懂技术热衷于国际社交是其重大弱点,他最近宣布投资1000亿建达摩院就是想弥补这个短板——错失这个竞争力,则意味着阿里失去未来;韩国三星也开始积极介入人工智能领域。
QQ图片20171015211445.png
人类顶尖围棋手被谷歌DeepMindAlphaGo完败
尽管高科技领域往往由天才引导,青年天才开创新技术,领一时风气之先。然而,人工智能是一个技术超级密集的领域,特别是超级人工智能必须以大数据和海量知识进行训练,因此,只有超级公司才具备这样的综合势力,他们同时拥有超级财力来收编天才公司,比如谷歌对DeepMind的收购。孵化自中科院计算所的创业公司寒武纪科技刚刚完成一亿美元A轮融资,由国投创业、阿里巴巴创投、联想创投等联合投资,与资本博弈占据主动,有可能成为罕见的新竞争者。
在这场“终结者技术”的产业大爆发中,其主要方向是——超级人工智能(智能云端及其相关通信技术的软硬件);各种工业、投资和生活机器人;自动驾驶(及相关的新能源电池);智能城市和监视系统(天网);智能语言视觉;物联网等等。在金融领域与之匹配的IT货币,比如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等)所代表的方向,它将挑战美元和人民币等特权纸币。
简言之,在这场“终结者技术”的超级竞争中,美国和中国正成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鉴于中国人非常聪明、华为式不惜代价的拼搏,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并非不可跨越。中国政府对此的重视程度现在已经超过美国,在20164月提出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之后,2017720日国务院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倘若中国各地政府的创投资金,以当年投资基建的大力度投资人工智能+机器人,同时中国股市为人工智能+机器人提供最优先资本跑道,中国相当可能成为对美国人工智能领先地位的最有力挑战者。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正是因为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全球大国竞争最后只有一个赢家,其他国家难免成为输家,这使得大国竞争更增火药味。此前人类各文明、大国间的竞争已经空前激烈,这是因为目前地球人口已经达到74亿,仍在不断增长,大多向往和效仿美国高消费的生活方式,而地球很多资源供应已经达到了极限;在此刚性约束下,各国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宗教种族冲突日益加剧,人工智能+机器人加速大面积失业,将进一步激化这个矛盾,这使得无论是大国领袖、还是普通民众都日益焦虑,乃至失控。
这个大背景下,横冲直撞的特朗普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不靠谱的总统,而他这种激化矛盾的性格正使中东、朝鲜半岛成为日益危险的火药桶。919日,特朗普在联合国的讲话更是让人大跌眼镜,对他所谓的“流氓政府”大肆批评,并称其为“地球上现存的瘟疫”。他指出,“世界上大部分的地区都陷入了动乱,事实上一部分已经迈向了地狱”。其实美国正是这些动乱地区的始作俑者,比如伊叙利亚、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等。他已经领着美国在201762日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议》、1012日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在推动要退出伊朗核协议。
QQ图片20171015211451.png
特朗普即便是“理性”的,但他表现得像个“愤青”,这大大削弱了美国的国际领导力
特朗普如此煽风点火,其情绪貌似懊恼失控下,很可能是美国利益最大化的算计。即在常规竞争前景悲观之下,美国试图以本土远离欧亚大陆的优势,利用其对中东石油依赖度大幅降低,且是最大的粮食生产国和出口国的优势,制造欧亚大乱的大动荡,来冲击扰乱其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和欧盟,以为其复兴美国制造业、让“美国重新伟大”赢得时间和空间。事实上,试图通过东亚战争、中东石油危机和粮食危机,引发中国和欧盟的经济金融大危机,驱赶数万亿美元的欧亚资本流入美国,这是美国能够同时实现大规模减税、基建、美联储加息缩表和阶段性复兴制造业的唯一方法。
对此,我们早在2014年就开始警告这种危险。此后,美国奥巴马政府错过了“乌克兰危机”的最佳时机(20157月签署伊核协议);特朗普上任后一意孤行要废除伊朗核协议,对朝鲜倾泻“怒火”。而他的主要助手们并不配合,国务卿蒂勒森拒绝按照他的指令确认伊朗违背了核协议,而曾经最重要的战略幕僚班农更直接拆他的台——对朝鲜没有军事方案,这或许是他将班农踢出白宫的直接导火索。然而,在919日的联合国演讲中,特朗普完全抛开一切顾忌,百无禁忌地军事威胁朝鲜和伊朗,而金正恩毫不示弱反讥他是“美国的疯老头”,再次使朝鲜半岛乌云压顶,朝鲜半岛和伊朗战争爆发的概率大增。1013日,特朗普宣称伊朗没有遵守核协议,迈出了废除伊朗核协议的第一步。
由于中国过去2年多石油战略储备大幅增加,中国以习总为核心的坚强政治格局已经奠定,解放军军改已经到位不怵美军,倘若东亚和中东石油危机爆发,中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但它已难以打破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底线。即便美国可能获得一个阶段的重大收益,但它树敌太多,同时国际声望大降,很难同时在东亚、中东、乌克兰和委内瑞拉得偿所愿。即美国更可能将后继乏力,先扬后抑,国内社会和经济危机在3-5年后再次发生。
从中长期常规竞争的基本面来看,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竞争天平正向中国倾斜,对中国过分悲观并不理智。但如果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在短期(1-2年)内仍然可能引发欧亚大陆的地缘大动荡,这仍可能造成中国本轮经济调整的C浪杀跌2011年开始的A浪下跌,2014-2015年不同市场先后开始的B浪反弹,2017年四季度开始C浪杀跌,2019年或将到达调整谷底),不过人民币已经很难跌破8.3。即中国仍有可能在未来1-2年内遭遇中等级别的经济金融危机,不过中国将能够承受,由此可能启动更低成本、高效、健康可持续的改革。诚然,相当孤立的特朗普和犹豫不决的美国决策层有可能错失这个机会。那样中国的尾部风险将大为减少,美国的二次危机将会提前。
总之,中华元智库(微信公号cnyuan_qzytx)的基本结论如下:1.在人工智能+机器人突飞猛进的大趋势下,人类社会已经不会再出现由需求推动的“大繁荣”;2.在未来5-10年,人工智能+机器人将会在资本市场(股市)掀起一个上涨1-10倍的结构性牛市,但它将是最后一个人类投资的“自杀牛”;3.美国特朗普政府相当可能以欧亚地缘政治危机冲击中国和欧盟,这虽然可能对中国经济造成阶段性重大冲击,但已经无法改变中国在中长期(5-10年以后)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领先大国的趋势。
至于中国是否能成为世界引领性大国,中国会将人类带往更美好的“准共产主义”还是“虚拟世界囚笼”,将是另一个特别重大的课题,本文不再阐述,以后有合适时机或会继续分析(本文为中华元智库原创文章)。
  
世界工厂、楼市之后  中国财富第三次大分配正到来
     当你看到本文时,中华元智库已经判断,中国人的财富再分配已经进入到了第三次大变革的前夜。
在过去一二十年中,中国人财富分配已经过了两轮,正在开启第三轮。
第一轮是以劳动和实业为核心价值的分配——“世界工厂”的机遇,它从1990年代末启动,2011年达到顶峰。本智库创办人张庭宾先生从2001年初参与创办《21世纪经济报道》时就指出了这个机遇,并在200210月出版了《中国可以富》全面深入地分析。此后在2004年底-2005年,他在《第一财经日报》主持领导股权分置改革舆论,并指出股改成功后,中国A股将迎来大牛市。张先生的第一批粉丝大多把握了这个机遇,成为第一阶段的赢家。难得的是,他在200710月警告A股大跌,更在2011年后屡次预警中国“世界工厂”机遇到顶,智库的粉丝和会员大多主动从这个顶峰退出。
第二轮是2008-2017年的金融投资资本再分配,以及相关的国际宏观金融大动荡。它以人民币升值(外汇占款流入)和量化宽松为原动力,以“利率双轨制”为主要分配机制,以“楼市大泡沫”为主要标志,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全球救市引发财富重新分配为背景。
中国的金融投资财富再分配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阶段从2008年底到2016年底,买房者成为赢家,未买房者沦为输家;后阶段在2017年之后,楼市被“速冻”,房产沦为劣质货币,已卖房变现者成为赢家,未买房者成为输家。此外还有以e租宝为代表的金融“旁氏陷阱”的财富再分配。对此,本智库给粉丝和会员的忠告是——在2015-2016年底多次建议卖出自住以外的房产,现金为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9b377290102y5g1.html);同时屡次警告金融再分配陷阱——包括2015年春A股逃顶(http://zhangtingbin.blog.sohu.com/308503803.html)、绝不借钱给别人投资高利息金融品等。作为对于楼市大泡沫反噬作用的警惕,我们建议资产在合法性前提下提前进行全球资产配置。这使得多数粉丝和会员将第一阶段的财富基本保全下来了。诚然,由于我们对于金融投机的保守,部分粉丝错过了2015A股和2016年楼市的暴涨(刀头舔血)的阶段。
如今,中华元智库仍在警惕中国宏观周期和全球金融风险“尾部风险”的同时,正将主要关注转入已开始的第三轮财富大分配——这就是以“人工智能+机器人+移动互联”的新技术财富分配。即财富已被冻结在房产中的人,其最好结果将是名义财富不缩水,真正能骑上新一轮财富大牛、继续实现财富保值与增值的,将是那些手里握有现金——人民币或美元,与中华元智库一起把握这次新技术财富机遇的人们。
诚然,对于这轮技术创新的巨大隐患——“人工智能+机器人”摧毁人类传统社会结构,可能导致超级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反向统治,甚至毁灭。本智库创办人张庭宾先生已经著作了《人类的出路:中美相互毁灭or相互救赎》一书试图提供解决思路。此后他将择机公诸于众,在此不展开。
那么,现在那些还拥有现金和梦想的人们;那些仍对宏观周期风险保持警惕、避免踏入财富第二阶段尾部陷阱的人;那些有条件想骑上财富第三阶段大牛的人,欢迎你们参加中华元智库2017年秋季分析会,庭宾先生对此将进行两个半小时的深刻、透彻、系统的分析,智库研究员将精选介绍未来财富大分配第三阶段的中国与世界的大牛股和潜力股。
     
12015年中美财政相关数据说明如下:
2015年,中国GDP总额为67.67万亿元人民币(以下同);中国人口13.7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总计国人可支配收入30.0934万亿元。
2015年中国政府广义财政收入包含:一般财政收入15.2217万亿元、政府基金4.2330万亿元、社保缴费4.6354万亿元,国资经营收入0.256万亿元、国债2.1058万亿元、地方债3.8352万亿元、政策债2.6051万亿元。合计32.8922万亿元。此口径未包括政府城投公司的城投债1.4万亿元。其与GDP的比例是48.6%;与国人可支配总收入的比例是109.3%
2015年中国财政支出中各类社保支出为:教育2.6271万亿元、医疗1.1851万亿元、社保1.9018万亿,社保基金支出3.9118万亿元。合计9.6258万亿元(据财政部《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决算表》、《2015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决算表》)。
2015年中国财政总支出包括一般财政支出17.5877万亿元、社保基金支出3.9118万亿元。合计21.4995万亿元。社会保障总支出占财政总支出比例为44.78%
2015年美国GDP18.04万亿美元(以下同);2015年美国人民可支配收入13.5198万亿美元(人均4.2095万美元)
2015年美国政府广义财政收入包括:联邦政府3.4533万亿美元、地方政府2.3315万亿美元、联邦政府债券2.12万亿美元,地方政府债券0.41万亿美元,合计8.3148万亿美元;其与GDP的比例是46.09%;其与国人可支配总收入的比例是61.5%
2015年美国政府(含联邦与地方)财政总支出为6.5942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养老金(Pensions1.3457万亿美元、医保(HealthCare1.4365万亿美元、教育(Education1.0593万亿美元、福利(Welfare0.5087万亿美元、社会保障(Protection0.2578万亿美元,合计社会保障支出4.608万亿美元,占财政总支出69.87%
以上数据来自于中国国家统计局、财政部、社保基金;美国经济调查局、政府出版局、商务普查局等权威官方机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8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6
发表于 2017-10-16 08:2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靠房地产称霸世界,你当别的国家都傻吗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10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6
发表于 2017-10-17 01:1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化没有复兴前,强大也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版权所有:北京中铎元财经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京ICP备10041836号   

GMT+8, 2018-12-14 17:07 , Processed in 1.765625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中铎元财经信息网 X3.3

© 2009-2017 中铎元财经信息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