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晚霞 雪山 粉色心情 伦敦 花卉 绿野仙踪 加州 白云 星空 薰衣草 城市 简约黑色 简约米色 龙珠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回复 0

662

主题

677

帖子

2842

积分

管理员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2842
第八章(下):灵魂摆脱金钱异化 人类须再造循环经济模式[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2 20: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氢核聚变”可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能源供应

在粮食的刚性物质瓶颈之外,能源供应是另一个人类物质文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瓶颈,而其中的隐患是人类对不可再生的化石能源──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依赖。
众所周知,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是远古时期的生物──包括动物、植物和微生物,因为地壳运动,埋入地下深处,在高压和高温的作用下,变成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这个过程需要数百万年到上亿年,因此,在人类短短几千年的文明史中,特别是在西方现代文明高速消耗这些能源的短暂时间内,是不可能再生的。其中石油的可开采储量也在迅速缩短,全球平均在40年左右。
虽然人类已经认识到了一次性能源总体将在未来约50年后枯竭(如果可燃冰开发利用可以延长这个周期),至少供应量将大幅减少。因此,各国都在试图加大可再生能源的使用,但是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仍然收效甚微。2013年全球可再生能源仅占比19.1%,其9%是传统生物质能转化而来──玉米、大豆等生产乙醇汽油,因此真正意义上的可再生能源仅占10%,难撑未来大局。即现在的风能、太阳能和潮汐能等可再生能源仍属于拾遗补缺的地位。而所谓用玉米生产乙醇汽油这种新能源,更是一种把人吃的粮食给汽车用,是一种典型的反人类的行为,应该被谴责,因为粮食短缺将是未来人类社会大趋势,其潜力也非常有限。当然,生物质能源中的藻类方向是个例外,它不需要占用传统的耕地,可以利用地球广袤的水面来生产藻类,并提取生物燃料。有乐观者称:每4000平方米藻类可以将217吨二氧化碳转化为近3.8万升的油、18.5吨的蛋白质。如果真如所言,4000平米的藻类每年就可以收入5万美元,比其他陆地生物质作物产量高一个数量级(注23)。
在传统的石油、天然气、煤炭和水电之外,核裂变(主要是指铀核或钚核,分裂成两个或多个质量较小的原子的一种核反应形式。原子弹或核裂变发电厂的能量来源就是核裂变。其中铀裂变在核电厂最常见,热中子轰击铀235原子后会放出2~4个中子,中子再去撞击其它铀235原子,从而形成链式反应)能源曾经一度被寄予厚望,但是由于其生产过程中的高风险性,特别是核废料污染迄今仍未找到妥善解决的方法。这些对人体危害极大的高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长达数万年到十万年不等。而人类目前能够设计建造的核废料容器最多能安全使用上百年,核电厂的发电设备的设计时限也就百年左右,一旦核电厂发生事故,造成核泄漏;或者核废料二次污染,都是地球环境和人类健康所不能承受的。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站爆炸事故都造成了巨大损失和严重污染,就是严重警告。有鉴于此,全世界掀起了反对核电站的运动,大多数国家开始检讨核电业,其中德国最顺应民意,已经决定逐步关闭全部核电站。日本也开始收缩了核能发电。但不可思议的是,中国却开始了核电大跃进。“在2020年前使核能装机容量达到58千兆瓦,最终达到120千兆瓦至200千兆瓦之间。这是十分疯狂的(注24)。” 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何祚庥强烈呼吁中国应停止核电站扩张步伐。
真正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能源供应瓶颈的只能是氢核聚变(指由质量小的原子,比方说氘和氚,在超高温和高压条件下,发生原子核互相聚合作用,生成中子和氦-4,并伴随着巨大的能量释放的一种核反应形式)。与核裂变相比,核聚变最大的好处有三个:1.它的原材料是氘(D)和氚(T)可以在地球的海水中提炼,1L海水里提取出来的氘,在完全的核聚变反应中可释放相当于燃烧300L汽油的能量。如果实现以氘为燃料的受控核聚变,则可获取2×10~(11)TW•a的核聚变能,若以每年20TW•a速度消费,则可以使用100亿年。如以氘-氚为燃料,也够使用3000万年,即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能源供应问题;2.核聚变不会像裂变那样产生大量放射性核废料,其理论上除了等离子辐射外,没有任何废料。3.它是内在安全的能源。燃烧等离子体一旦形成,任何运行故障都能使等离子迅速冷却。从而使聚变反应在短时间内自动停止(注25)。其实,作为人类生命能量之源的太阳,就是一个宇宙创造的神奇巨大核聚变电厂。
人类制造的核聚变最早发生在1951年,但是不幸的是,就像核裂变最初是被用作于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原子弹一样,核聚变最初也是被制造成超级杀人武器──氢弹,它的威力比原子弹还要大得多。人类制造的最大氢弹,其爆炸力相当于一亿吨TNT炸药,而美国在日本广岛投掷的原子弹当量不足2万吨。好在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人类大部分的氢弹已经被拆除。
虽然氢核聚变能够是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但它作为新能源的和平利用──可控核聚变,却在氢弹爆炸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进展缓慢。这主要因为科学家在两个超级难题上一筹莫展。这两个巨大的障碍是:一要把燃料加热到极高温度,如D-T反应所需要的燃料温度不低于1亿度,而D-D反映所要求的温度不低于5亿度。在这样的超高温下,燃料粒子处于电离状态,即通常所说的“等离子状态”,如此,原子核裸露,才能聚合在一起;二是除了高温条件外,必须将等离子体约束在某种容器中,并能够维持足够长的时间,以便充分地发生核聚变反应,释放出足够多的能量,超过加热等离子体本身所需的极高温度,无需再从外界追加能量,聚变反应也能够持续进行下去。
为了开发利用核聚变能源,科学家们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的艰苦探索。从20世纪40年代末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平均每年经费超过10亿美元。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对开发聚变能源难度的认识也逐步深化,如今将受控核聚变的研究大致集中到磁约束和惯性约束两种途径──磁约束聚变是使用磁场约束高温等离子体;惯性聚变则用强激光聚焦加热燃料靶丸。磁约束聚变包括托卡马克、磁镜、仿星器、箍缩等多种研究途径,其中托卡马克途径目前在技术上最成熟,进展也较快,成为磁约束核聚变研究的主流。2016年12月,中国核聚变物理学家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他们制造出比太阳中心温度还要高的氢等离子体,并且稳定燃烧了1分多钟,就采用了托卡马克模式(注26)。
诚然,笔者首先要向在核聚变发电方面数十年来前仆后继的科学家们致敬,但本人想提醒的是,目前这种研究如同其他研究一样,是建立在西方逻辑思维之上的,人类还应该以自然为师,掌握自然和宇宙的相关密码──我们知道,太阳的核心温度约2000万度,其温度远低于目前人类核聚变的必须温度,仅约是其1/5,为什么太阳可以完成持续的核聚变已经达几十亿年之久,而且将继续几十亿年。这其中必然有其密码!这个密码同时也应适用于苍茫宇宙中目前能够观测到的700万亿亿颗恒星。这个宇宙从奇点爆炸后,被输入了什么密码,产生了如此众多恒星?又同时具备了怎样的密码,形成了地球?最终因为如何不可思议的密码,形成了地球上的生物,甚至人类?
本质而言,人类是这个宇宙中密码含量最高的结晶,人的智慧因而也是无穷无尽的,而太阳的密码只是人类密码中的一小部分。从这个理论出发,笔者相信,人类是完全可以找到太阳密码,也就是氢核聚变的密码,实现其和平利用的。
不过,这有可能要增加一种思维方式,或许有科学家能够运用好直觉思维,或者出现类似特斯拉那样有直觉天赋的科学家,他能够偷窥到“上帝”或“佛法身”中的这个密码。当然,这首先需要科学家敢于反思──我们是不是陷入了托卡马克的磁力漩涡中而不能自拔了,而敢于有更大胆的想象力,才能释放出惊人的直觉力。

新材料、循环经济保障人类矿产资源可持续使用

在粮食和能源两大瓶颈之外,人类必须解决的是矿产资源的可持续供应问题。其中一些不可再生的矿产资源的枯竭速度比石油等传统能源更加严峻。特别是在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领域里(注27)。
显然,人类必须在这些矿藏资源枯竭之前,想到解决办法。这除了祈祷上天在地球上发现新的大矿之外,只有三个办法:1.去地球以外的星球去勘探采矿;2.寻找替代材料;3.实施循环利用。
这三个办法中,第一条是天方夜谭,因为人类至少在50~100年内是没有能力去其他星球勘探采矿的,即便是地球的卫星──月球也不现实。更何况,去其他星球采矿并运回,其成本非常巨大,人类根本用不起这么昂贵的矿产资源,除非人类在氢核聚变上获得重大突破,并使之成为宇宙飞船的主要动力。第二条寻找替代材料,或者说构建新型结构的材料,这倒是一个有潜力的方法。比如,人类对于陶瓷材料的运用,已经可以替代不锈钢等高强度材料;另外,石墨烯是对碳结构的新重大发现(碳的其他神奇材料结构还有钻石、碳纤维、纳米碳管等,碳还是构成人体的基本元素之一),它不仅可以使现有电池充电速度大大加快,也有可能形成对锂、镍电池的替代(注28)。不过,新材料的潜力有多大还是个问题,在地球上人类已知的元素已经基本达到极限,发现自然界新材料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而任何一种基本元素,其材料特性也是有限的,它们或许还有潜力,但指望所有匮乏矿产资源在必要时间内都得到其它元素的新结构替代,这是不切实际的。
第三个方法是最现实,也是最直接有效的,这就是对这些矿物的循环利用──即在尽可能避免氧化等自然衰变或使用损耗的情况下,对一次使用后的资源进行二次、三次,乃至N次的循环使用,而不是将它们和其他废物混在一起,当作垃圾被扔掉,不仅形成了极大的物质浪费,还对水、空气、土地等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
笔者坚信一个理念──“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财富”。其实,人类最大的财富秘密是:如果将铁钉、电池、生活垃圾等,用一个塑料袋系上,被掩埋到地下,它将成为一个至少危害上百年的环境炸弹。但是如果采取垃圾分类,将铁钉、电池回收利用,生活垃圾分成有机和无机,无机如塑料等回收利用,有机的剩饭菜等进入沼气池生产沼气,其废渣可以作为肥料生产有机粮食或者蔬菜。那么,“垃圾”这个地球严重的“负资产”就会变成造福人类的“正财富”。
这个道理原本很简单,但是在西方,直到20世纪60年代,由于污染十分严重,才开始重视和研究这个课题。1962年,美国生态学家卡尔逊发表了《寂静的春天》,指出了生物界以及人类面临的危险。1972年巴巴拉沃得出版了《只有一个地球》的报告,这一报告被认为现代西方系统性研究生态系统对人类发展制约的起源。同年,联合国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通过了《人类环境宣言》,郑重警告世人:“如果人类继续增殖人口,掠夺式地开发自然资源,肆意污染和破坏环境,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必将出现资源匮乏,污染泛滥,生态环境破坏的灾难。”而“循环经济”一词,则由美国经济学家K •波尔丁提出,主要指人、自然资源和科学技术等的大系统内,在资源投入、企业生产、产品消费及其废弃的全过程中,把传统的依赖资源消耗的线性增长经济,转变为依靠生态型资源循环来发展的经济,就像在一个封闭的宇宙飞船中所有的物质都要不断循环利用一样(注29)。
在循环生态经济概念提出来以后,德国和日本在发达国家中取得了最大的进展。德国是全球再生资源利用率最高的国家,其循环经济起源于垃圾处理,然后逐渐向生产和消费领域扩展,因此,有人称德国的循环经济为垃圾经济。目前,在德国循环经济领域从业人数达到25万,总产值达500亿欧元以上。德国的居民生活垃圾和企业生产垃圾的再利用率分别达到57%和58%,有些垃圾的回收率甚至更高,旧电池为82%,旧纸张约80%,废铁回收为93%,再生铝已占铝总产量的53%。德国先后在1972年、1991年、1994年等多次修订和完善相关法律。1994年7月8日,德国的新《循环经济及废弃物法》由联邦议院通过。该法案明确了废弃物管理政策方面的新措施,其中心思想就是系统地将资源闭路循环的循环经济思想理念,从包装推广到所有的生产部门,促使更多的物质资料保持在生产圈内。该法明确规定了当事方各自应承担的责任。它要求生产商、销售商以及个人消费者,从一开始就要考虑废弃物的再生利用问题。即在生产和消费的初始阶段不仅要注重产品的用途和适用性,而且还要考虑该产品在其生命周期终结时将发生的问题──此法实施后,到2000年,其主要废弃物的回收利用率除个别情况外,均已超过70%。
日本由于国土狭小,人口众多,资源匮乏,因此极端重视资源的循环利用。从20世纪70年代起步,日本建立了以《循环型社会基本法》为核心的循环经济法律体系。其中以2002年7月颁布的《汽车回收利用法》最有特色。该法规定,报废的汽车不管是否有价值,都要按照《废弃物处理法》作为废弃物处理,汽车厂家和进口业者有义务接收和回收利用汽车碎屑、气囊、氟利昂等,汽车制造厂家要促进汽车使用寿命尽量延长,使资源容易回收,同时降低回收费用,而处理费用则由汽车的拥有者承担。日本对汽车制造明确规定,在汽车制造时必须将高效率拆卸方法预制进去,以使汽车报废的时候很容易拆卸分类回收。故此,现在日本废旧汽车的零部件回收率可以达到95%,全部材料回收率达到85%。而相形之下,中国的汽车物质回收率仅30%。类似情况造成了中国单位GDP的一次性能源消耗量是日本的2.47倍(2014年),铜是日本的约6倍(2012年)。
与全球主要国家都在探索和践行循环的同时,中国却在过去30多年中反其道而行之。
其实,中国是建立“人与自然”循环可持续发展理念最早的国家,在道家“天人合一”、儒家的“以人为本”的思想指导下,中国很早就实现了小农社会的循环经济──泥土烧成瓷器;土地种植水稻,水田中养鱼,鱼吃杂草,鱼粪变为肥料;稻秆可以和泥筑墙,可以铺屋顶,也可以喂牛以耕田;人吃稻米和鱼后,粪便可以做肥料归还土地。这就是一个完整无污染的小农循环经济体系。正是这种体系使得中华文明能够可持续发展数千年,最多时养活了4亿人口,在西方现代文明侵略之前,这里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化学污染。
悲哀的是,以1840年鸦片战争为起点,随后100多年中,西方工业文明对中国的侵略打破了这个自我封闭循环体系,中国被迫开始向西方模式学习。不过,直到20世纪70年代的毛泽东时代,中国仍然是非常重视资源的回收利用,民间社会的循环经济水平仍然很高。在本人幼年的印象中,那时候每天都有回收人员上门,那时没有塑料袋,几乎任何固体垃圾都被回收了。家里的剩饭菜很少,在喂猫后剩下的有机垃圾,比如螃蟹壳、羊骨头等,也都倒入了沼气池。
令人痛心的是,这种勤俭循环的生活方式在20世纪80年代被打破了,在邓的“发展是硬道理”、胡耀邦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水快流”以及“一切向钱看”的口号刺激下,中国人变得越来越急功近利,而越来越不顾及子孙和环境。如今终于成为全球资源使用效率最低,对环境污染最严重的国家!特别是各种垃圾被塑料袋一系,扔在郊区填埋,成为危害数百年的垃圾炸弹。30多年下来,这已经导致中国“垃圾围城”,乃至“垃圾围国”了。而中国绝大多数官员对此毫不关心,他们只在乎大建富丽堂皇+繁花似锦的面子工程,以便在上级领导或外国人前来时炫耀政绩,实在令人悲叹!
因此,当今全球循环经济的最大短板在中国,换言之,全球循环经济的最大潜力也在中国。如果中国能够在未来一场金融经济大危机之后,再也无力从全球购买巨量大宗商品,现实中各种资源严重匮乏之后,不得不以全力提高资源使用效率和循环经济水平,则人类包括矿产资源在内的自然消耗速度将大幅下降,可开采年限将相应增加。
中国还有另外一个巨大的潜力,那就是强大的中央集权的威权。如果中国的领袖和决策层下定决心,全力以赴地推进循环经济,比如命令三年之内,如果各地政府达到了垃圾分类和回收目标,则每年公务员工资提高10%,如果完不成目标,则扣罚20%的工资,如果第四年还实现不了,主要官员全部免职,公务员全部下岗,重新竞聘上岗,则四年内中国垃圾分类和回收利用一定会取得惊人成效。

“金本位”:资源和环境可持续发展地基

既然人类精英非常清楚地知道很多矿产资源,特别是一些有色金属已经非常稀缺,为什么不让价值规律发挥作用──越是稀缺的越是有价值的越昂贵呢?这样,那些人类可开采储备少的稀缺矿产的价格自然大幅提高,这能会发挥两重作用:一是因为昂贵,人们将珍视而更高效地使用这些矿产;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鼓励勘探和开发更多的矿藏,或创造新材料替代。
然而,现实却与此恰恰相反,矿产资源和粮食一样,一直是当代世界最被低估的真正宝贵的财富。而近几年矿产资源价格更是大跌,其中,铟相当具有代表性。铟透明而导电,可制成ITO靶材(铟锡氧化物),它是各种手机、电脑、电视液晶显示屏的核心材料。在ITO靶材中,铟的比例占到75%,其应用前景相当广阔。同时,铟也是太阳能电池薄膜、光纤通信、红外探测器等的重要材料。铟还作为各种航空、航天和高强度机械设备轴承的包覆膜可增加轴承的耐腐蚀性和强度。更重要的是,它的可开采储量很少,仅为1.6万吨左右,目前全球铟消费量大概2000吨/年,其中约一半是新产铟(一半是再生铟),按照这个速度,铟仅够人类消耗约16年。
中国云南的泛亚交易所正是看中了铟的稀缺性,依托当地拥有全球最大的铟矿企业──云南锡业股份的有利条件,开展铟的大规模储备和交易,其储备量最高曾达到了3000吨。泛亚交易所还同时储备了锗、钨、铋、镓、钴、白银、钒、锑等品种,除白银外其他9个品种的交易量、交割量均为全球第一。应该说,这是一家拥有战略价值的企业。
但是,2014年以后国际铟价却大幅下跌,从每公斤5000元人民币大跌至1500元。这使得其储备资产价值大幅缩水,再加上它的交易产品“日金宝”给客户承诺的较高收益无法兑现,最后破产。令人扼腕叹息!
这正是发生在这个世界上荒诞的现象之一──人人沉迷于其中而不自觉的是,人们很少把粮食、矿产等实物资源当作宝贵财富,而是将股票、债券,甚至金融衍生品当作主要财富,在它的价格跌宕中去投机。特别荒诞的是,在2016年念底,全球政府债券已经有13万亿美元是负利率了──你买了这个债券,政府作为债券发行人不仅不支付给你利息,你却要支付给他利息。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政府债券一般被当作最为避险的资产,殊不知,所谓这些债券完全是在透支政府信用,它们主要靠各国央行印钞购买而维持。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比如美国政府,其负债已近20万亿美元,与GDP的比值已经高达107%,如按照一般标准已经处于可破产状态了。
这就是这个世界财富游戏规则最“诡异”的地方──能够满足人真正物质需求、能够给人带来物质安全感的粮食、能源和矿产的价格非常低廉,大多数人不当它们是财富,而把印刷出来的钞票,被虚拟放大N倍的股票、政府的欠条──债券,甚至很多人根本搞不懂的金融衍生品当作财富,以至于迅速地膨胀。即一方面,人类赖以生存的矿产资源迅速匮乏,但其价格被压制在极其低廉的水平,目前(2017年5月)小麦的价格竟然只是20世纪70年代初的水平,每蒲式耳仅略高于400美分。而不代表任何实用价值的资产证券化、债券和金融衍生品的规模却在迅速膨胀。2016年底,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是1971年的47倍。虽然全球约10亿人挨饿,但美国小麦价格却回到了1970年代。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最宝贵的真实财富──粮食、能源和矿产资源的价格被严重低估,不能发挥价值规律,倒逼人类更加珍惜自然资源,成为推进循环经济的动力,而不是有水快流、涸泽而渔、廉价糟蹋资源呢?这跟印钞者的贪婪有关!因为无论是美联储背后的犹太—盎格鲁·萨克逊的金融寡头家族们,还是各国政府,在获得了印钞权后,成为无上的至高权力后,他们无法克制印钞──这种把“纸”变成“钱”的熏心利益,这虽然不是古代“点石成金”的传说,更比“点石成金”更神话──只要印钞机一开动,或者在货币系统的电子支票上填加数字,就可以用它去交换别人用辛勤劳动创造出来的实物财富。此外,通过增加货币供应和减少供应,可以制造虚拟金融资产繁荣大泡沫以及经济大衰退大危机,主导货币水流的人就可以在这个“超级过山车”中,将别人的财富堂而皇之地掠走。
这种超级财富再分配的游戏之所以能够延续至今,这里有一个关键,就是一定要把粮食、能源和矿产等实物财富价格死死压制,而不能让实物财富的价格随货币发行同步增长,这样才能持续以纸币换取物质真实财富。那么,多印出来的纸币以及增加出来的货币乘数怎么办呢?就引导它们进入债券、资产证券化,以及金融衍生品中。反过来说,这个庞大的虚拟金融寄生体系能够得以长期维持,必须严格控制实物商品的价格,尤其是粮食的价格,否则一旦商品价格大涨,通货膨胀率上升,则利率飙升,债券等金融虚拟资产的持有成本太高而崩溃,整个西方货币金融体系都会崩塌。
因此,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全球印钞者必定全力驱逐“金本位”,镇压“商品本位”,因为“金本位”代表的是物质商品价值时代的一般等价物,即它可以被看作各种物质商品加权平均价格的体现。“金本位”同时是印钞者与使用者之间的公平契约──当印钞者滥印,纸币贬值时,那么使用者有权用纸币换回黄金──这制约了印钞者滥用权力。也正因如此,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在1931年在国内禁止了金本位,而在1971年则彻底抛弃了国际金本位。
故此,当今的全球货币金融经济体系的制度安排正是加速人类资源环境枯竭灾难的罪魁祸首之一。事实上,它以经济制度的方式锁定了现代人类的一般行为方式──在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可问题是,如果人类不解决资源瓶颈问题,特别是某些稀缺矿产资源枯竭,不要说子孙后代,现在活着的人也势必有相当部分人用不到自然死亡。
因此,人类要想重新回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货币金融制度方面必须深刻反思,下决心回归“金本位”──虽然金本位未必是最好的经济制度设计,但它是最合理的商品本位,可以从源头遏制货币当局的贪婪,可以使物质商品的价格回到合理水平,扭转人类在虚拟金融市场中浪费的大量时间和金钱局面,而将之用在正确的方向上──比如在氢核聚变等方面的科技创新以突破人类发展的能源瓶颈,或使自然资源回归合理高价格以倒逼物质循环经济,使人们有更多时间关注人本身的身心健康,进而实现精神的幸福和灵魂升级。
诚然,笔者认为:“金本位+碳货币”或许是未来更合理的货币结构,金本位肯定的是物质资源的价值,而碳货币肯定的是环境资源的价值,只有在物质和环境双重可持续发展下,人类文明才能够可持续良性循环发展。

回归精神幸福和灵魂升级使人类摆脱金钱异化

人类突破物质供给瓶颈,实现物质文明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已经清楚了,但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人类的精英,特别是掌握了印钞权的统治精英,他们凭什么愿意放弃特权,走上这条建立在公平、正义、合理的人道主义基础上的新路呢?
这些主流精英,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们掌握着无敌的资本、武力,他们控制着这个世界的舆论,他们人数很少,可以很容易地结成利益同盟,共谋出台对他们最有利的决策。因此,指望共产主义运动再度兴起,推翻他们的统治,那是不切实际的。因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和失败,究其根本而言,是其统治者重新堕落为自私自利的精英;指望来自于底层的无产者团结反抗,也是不现实的,如果说在冷兵器时代,锄头和斧头可以对抗官兵,可以推翻王朝的话,那么,现在统治者掌握的坦克、武装直升机、导弹等武器,根本是民间反抗者无法撼动的,即便是美国民间拥有大量枪支也不行。恰恰相反,如果来自于底层的反抗血腥而暴力,那会给统治者以最好借口,直接采取军事镇压,使金融垄断资本主义蜕变向金融法西斯主义。
唯一改变的可能性是来自于统治阶层、主流精英内部的反思和分化。即还是要回到那个最根本的问题──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不择手段赚到无数金钱,在满足了肉体的物质欲望后,等待衰老和死亡,像鸵鸟一样逃避“死后灵魂归于何方”的最后问题?!
如果说人类文明没有给西方或西化精英提供另一种选项,就像本书的核心意义──在满足了肉体的物质欲望后,不再在衰老和死亡的绝路上走到黑,而是追求精神幸福和灵魂升级,乃至自主灵魂升入天堂,并带动人类建立“葫芦型社会”,实现可持续发展,造福子孙后代,保护地球家园,从而“自利利他”,在实现自己高层次需求的同时,满足弱者低层次需求,最后各取所需,理性共赢──那么,主流精英当今的所作所为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是别无选择下的唯一选择。可是,当新的更好选项道路出现时,这就要考验主流精英们追求真理、探索实践这种新路的诚意和勇气了,更透彻点讲,是不是对自己的生命和灵魂真正负责了。
我相信还是会有很多西方精英会认真思考和探索这种可能性,尽管这一宝贵财富曾经被东方顶级精英践行和证明了数千年,而中国大部分主流精英已经将这些珍宝扔进了垃圾桶许多年。其实,我对西方精英,特别是美国青年精英们是抱有厚望的,因为美国文明是一种非常年青的文明,很多青年精英敢于挑战自己,勇于追求真理,敢于探索未知的领域,还没有衰老到固步自封的程度。他们的这种精神就像《阿甘正传》中那位永远不知疲倦奔跑的“阿甘”──试图在奔跑中找到存在的意义──只要人类青年的这种精神还在,人类就仍有希望找到并走出新路。
也就是说,从未来30年、50年、100年的中长期来看,本人对于西方主流精英接受“精神幸福”和“灵魂升级”的生命之路是比较有信心的。但是对于西方主流精英、统治阶层作为一个整体,在中短期(10-20年)之内接受“葫芦型社会”是不乐观的。这不仅因为即便某些精英个体转变了,但他们必然会受到既得利益体系的阻拦和钳制。更重要的是,西方现代文明的货币独裁和政治民主的体制是接受这种新文明的巨大障碍。要通过民主政治决定“葫芦型社会”──这是不现实的。由于人的天赋和悟性的不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很难理解也不会相信“灵魂升级”,更难以接受部分民主权力被收归“社会精英院”。而现在的货币独裁集团更是难以放弃巨大的特权利益,让他们放弃纸币本位,任由虚拟金融体系崩溃,而回归资源+环境本位,对他们而言,这是非常巨大的损失。
但是,由于地球资源瓶颈和人口继续增长,大国、文明之间争夺地球有限生存空间的竞争愈加激烈。其实,历史留给人类文明升级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人类不能扭转目前的路径依赖,在未来一二十年内发生世界核大战的概率将越来越高。因此,我们需要寄望于两种力量来改变:一是国家之间生存竞争的倒逼机制;二是斯宾格勒所期望的“凯撒主义”和“主人意志”──“凯撒主义的到来打破了金钱的霸权和它的政治武器民主政治”“一种高尚的传统和强大家族的野心,这种野心不满足于财富的积聚,而是要求超越和凌驾一切金钱势力之上的统治权(注30)。”
幸运的是,这两个条件目前人类刚好都具备了:1.在西方现代主流文明的内部,美国与欧盟在货币经济上正全面对抗;在西方文明的核心美国与和边缘的俄罗斯间,政治和军事对抗达到了冷战以来的最高峰;而在西方现代文明代表美国与东方文明的代表中国之间,双方也具备了玉石俱焚的能力,即西方文明第一次没有把握在军事上摧毁对方而自身不受致命伤害。这使得人类大国和文明之间同归于尽的压力正倒逼人类各文明、大国间妥协、改良和升级达到了空前水平。2.人类已经出现了两位相当可能体现“凯撒主义”的“主人意志”的领袖,他们分别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中国领导人习。倘若他们能够真诚联手,相辅相成,是有这个改变的能力和实力的。事实上,他们距离认识到并承担这个历史使命已并不远,或者说历史已经没有给他们留太多的时间了。
即在这种国家和文明间玉石俱焚的空前倒逼压力前,在西方现代文明面临深重危机之时,“凯撒主义”的“主人意志”崛起希望空前之际,中俄领导人能否深刻认识到自己对人类文明的特殊历史使命,能否团结希望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精英,并赢得社会大众的支持,将成为改变人类悲剧命运的关键(本章完)。
本章注释:
注1:[德]汉斯•马丁•彼德 等 著《全球化陷阱──对民主和福利的进攻》第一章 20:80的社会
注3 :[德] 马克斯•韦伯 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第二章 资本主义精神
注4 :《圣经 新约》 马可福音 10 耶稣为小孩的祝福
注5: 《圣经 旧约》 申民记 23:19-20
注6 :[美] J•  P•摩根 著《摩根写给儿子的32封信》第十五封信 金钱的感觉
注7 :《圣经˙旧约》 出埃及记 20
注8 :《圣经˙旧约》 出埃及记 23-25
注9 :穆罕默德 讲述《古兰经》第26卷48章
注10 :宣化上人 讲解《地藏菩萨本愿经浅释》 校量布施功德品第十
注11 :[美] 亚伯拉罕•马斯洛 著《动机与人格》第二章 人类动机理论、第5章 需要的层次
注12 :[英] 阿诺德•约瑟夫•汤因比,[日]池田大作 著《展望21世纪》 第二编 第三章 政治体制的选择 5.民主主义与能力主义
注14  :唐朝李淳风、袁天罡 著《推背图》,它推算大唐以后中国两千多年的国运盛衰,至今为止的预测全部应验。
注15 :中国 远古 岐伯、黄帝 讲述《黄帝内经 素问 上古天真篇》
注16 :Heinrich BoellFoundation,《Meat Atlas - Facts and figures about theanimals we eat》,2014年
https://www.boell.de/sites/default/files/meat_atlas2014_kommentierbar.pdf
注17 :[美]  T•柯林•坎贝尔博士 等著《救命饮食》第五章 破碎的心 大家都一样
注18:America cancersociety,《Cancer FACTS & FIGURES》,1999年
https://www.nrc.gov/docs/ML0716/ML071640135.pdf
注19 :[美]  T•柯林•坎贝尔博士 T•ColinCampell phD等著《救命饮食》第四章 到中国取经
注20 :世卫组织,World CancerReport 2014,
http://www.who.int/cancer/publications/WRC_2014/en/
注21 :中国台湾 野萍 编著《新素食主义》(台湾养沛文化馆2010年7月出版)Chapter2,01人类身体结构适合素食
注22 :Centers for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National HealthExpenditures 2015 Highlights》,2016年
https://www.cms.gov/research-statistics-data-and-systems/statistics-trends-and-reports/nationalhealthexpenddata/downloads/highlights.pdf
注23 :[美]卢安武 AmoryB.Lovins 著《重塑能源》第二章 使用清洁能源驱动车辆史密森学会的藻类馆长,Walter Adey博士已经发明了制造藻类能源的更便宜方式,同时还能清理受污染的湖泊和合流  阿迪2008-2009
注25 :中国国际核聚变能源计划执行中心、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所编著《国际核聚变能源研究现状与前景》总论  中国原子能出版社 2015年4月
注27 :详见本书第二章 比二次世界大战前严峻得多的人与地球关系
注28  :[英] Mark miodownik著 《迷人的材料》8 坚不可摧的碳材料
注29 :中国 闫敏 编著《国际循环经济比较研究》第一章 第三节 吉林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4月出版
注30 :[德]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 著《西方的没落》 第二卷 第十四章 经济生活的形式世界 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版权所有:北京中铎元财经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 京ICP备10041836号   

GMT+8, 2018-7-20 22:49 , Processed in 1.312500 second(s), 16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中铎元财经信息网 X3.3

© 2009-2017 中铎元财经信息网

返回顶部